胡林翼(1812-1861),字润芝,益阳县(今赫山区)泉交河人。胡林翼可不是碌碌无为之人,虽然曾是花花公子。在他三十五岁那年,他终于补上了知府的缺。他花钱买官,有自己的考虑。准确地说,这是他的职场策划。别人捐官,都是往富裕地区捐,他捐的地方是贵州。他希望要藉贵州之贫瘠困穷及政多击错,来磨练他自己的志节。由于他的这种抱负,到贵州不久之后,他的声誉就蒸蒸日上了。

胡林翼仿照戚继光的练兵方法,与士兵同甘共苦,经过三年苦战,终于肃清了贵州土匪,从此也踏上了军旅生涯。先后当过四川按察使、湖北按察使、湖北布政使、署巡抚。胡林翼用兵和曾国藩一样都是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。咸丰四年(1854年)春,胡林翼擢贵东道,率勇数百人赴湖北、湖南抗击太平军。同年五月,占领桃源,寻趋常德。迁四川按察使,调防岳州。六月,补湖北按察使。八月,奉令率勇2000人援九江。年底与罗泽南合攻湖口、梅家洲受挫。五年二月,为湖北布政使,率军回援武昌。不久败退金口。三月,署湖北巡抚,负责南岸军事。再图反扑,攻武昌月余,太平军出城夜袭金口,军溃。七月,再溃。为扭转局势,于是去南康晤曾国藩,建议对武汉采取包围形势,奏调罗泽南由江西来援。在武昌城外交战数月,互有胜负。六年正月,罗泽南中炮死。可以说,胡林翼的用兵并不见得比李秀成和陈玉成高明,一度还差点被陈玉成抄了老家,死无葬身之地。

有一次胡林翼去曾国藩那里开会,返回的时候要走沿着水路走,他在马上看着长江中湘军水师浩浩荡荡逆流而上,旌旗招展乘风破浪,还没等豪情满怀的胡林翼作出诗来,一艘不英国火轮船就开了过来。那艘英国火轮船虽然没有风帆,但却开得飞快,瞬间就超过了湘军水师,一艘民用商船掀起的浪花,居然直接掀翻了湘军兵船,船上水师兵将下饺子一样掉进了水里——要知道湘军水师当时可是号称一等一的战斗力呀。看着湘军水师手忙脚乱大呼小叫地救人,胡林翼忽然想起到:清军王牌水师还不如洋人民船!咸丰年间,晚清中兴名臣胡林翼任湖北巡抚时,手握重兵,朝廷很不放心,所以特委派官文总督湖广,暗暗监视胡林翼。督抚同驻武昌城。当时胡林翼的朋友们都不禁为老胡捏了一把汗。不过胡林翼这个人很聪明,对官文执礼甚恭,每月给总督府送上非常丰厚的银两,送多少钱呢?按《清史稿官文传》的暗示,是“岁糜十万金供之”,每月差不多一万两银子。这是第一步,“走前门”尽礼数,与总督搞好人情;第二步,走后门拉关系,与官文的那名宠妾结成干亲,从而与总督府建立起非比寻常的拟血缘关系。两步走下来,官场老油条胡林翼成功地获得了官文的信任,避免了受同城总督之掣肘与朝廷之猜疑。

胡林翼到了后期,身体非常的不好,吐血。用那种小盆子盛着,一盆子一盆子地吐。这个时候他都没有忘记读书,一直到最后他吐血吐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还要人家念书给他听。他的死是在什么时候呢,是在打下安庆,天京还没打下的时候。也就是说他没有看到平定太平天国的这一天。可以说有一点像诸葛亮那样“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”。他有没有遗憾呢,我觉得他应该是没有遗憾了,因为他已经早就做了必死的决心,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至于汗青上,历史上是不是留名,他的声誉到底排行怎么样,恐怕在那个时候他都不会去想了。

最后修改:2018 年 09 月 07 日 08 : 52 PM